http://www.shandonggroup.com

AI选出的文学榜单你认可吗?

  文学榜单不少见,但可信的不算多。那一份由AI人工智能选出的小说排行榜,你会信吗?近日,《思南文学选刊》公布了一份文学“AI榜”,该榜单由一个名叫“谷臻小简”的AI从20本文学杂志2018年刊发的全部771部短片小说中评选而出,其中科幻作家陈楸帆去年发表于《小说界》杂志6月刊上的短篇小说《出神状态》以0.998941845的系数位列第一,以0.000001的优势险胜莫言发表于《十月》杂志2018年1月刊的《等待摩西》。值得一提的是,《出神状态》也是一篇人工智能参与创作的文学作品。

  甄选这份榜单的AI,名叫“谷臻小简”,由谷臻故事工场开发,此前已经阅读过几千部优秀剧本、近万部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作品,它能以闪电般的速度读完几百万字,理解情绪,提取结构,把握叙事节奏。更妙的是,它能够在短短4秒钟内浓缩出一本非虚构书籍的10%的精华,眼下已经在喜马拉雅开了好几门听书课程。

  此次评选,“谷臻小简”先从各家杂志中挑选出3篇作品,再进行综合排名。记者在《思南文学选刊》刊登的排行单上看到,该榜单共收入60位中国作家的作品,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陈楸帆的科幻小说《出神状态》、莫言的《等待摩西》、雍措的《午后眼光》。此外,热门作家双雪涛、科幻作家宝树、在文学圈内常被认为小说十分“符合《收获》调性”的张楚以及前段时间在“匿名作家计划”中进入终选的青年作家叶扬(独眼),还有阎连科、鲁敏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家均在榜单之中,当然也有一批并不怎么被熟知的作家位列其中。

  AI排行榜推动者之一、谷臻故事工场CEO走走在一篇名为《未知的未知——AI榜说明》中写道:“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它确实从20本文学杂志2018年刊发的全部771部短篇小说中选出了非常值得阅读的一批,但它也面无表情地选出了在我看来存在问题的一批,这里的问题,指的是语言乏味、思路简单、情节俗套等。”走走介绍,最有趣的是,截至2019年1月20日,“谷臻小简”的最爱读物始终是莫言的《等待摩西》。但1月21日下午2:53,参与评选的《小说界》和《鸭绿江》作品赶到,新增80部短篇小说。下午7:20,“谷臻小简”最终选出的年度短篇是陈楸帆发表于《小说界》的《出神状态》。

  那AI评选榜单的标准是什么呢?走走介绍,“我们首先从最基本的情节入手,情节的起伏经过快速傅立叶变换处理,整体呈现出一定的周期性特征。这个周期性特征,也许就是霍金一直寻找的万物理论:一个统一的、简单的、优美的公式。AI评价小说的标准——在‘谷臻小简’这里,正是这个公式的优美度,即小说叙事曲线的优美度,也就是榜单中呈现的‘系数’”。

  位列文学AI榜首的《出神状态》和作者陈楸帆虽然在科幻文学界比较有名,但在泛文学圈并不是顶尖作家,到底凭什么打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及其作品《等待摩西》呢?

  榜单一出,AI榜创立者也很吃惊,便带着疑问,第一时间找到了《出神状态》的作者陈楸帆。有趣的是,《出神状态》也是一部由人工智能AI参与创作的作品,作者陈楸帆,北大学霸,80后作家,作品曾获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科幻奇幻翻译短篇奖等。

  帮助他写作的AI由其前谷歌同事、如今的创新工场CTO王咏研发。AI写作需要训练,训练数据包括陈楸帆既往的十几部小说作品,以及作为参考语料的赫胥黎、阿瑟·克拉克、威廉·吉布森、尼尔·斯蒂芬森等人的科幻小说作品,经过学习后,AI程序便可模仿陈楸帆写作,比如使用作家最喜爱用的祈使句式、在写人物时用作家最爱用的形容词等。

  对于AI的写作,陈楸帆说,第一次看到AI程序写出来的句子时,觉得既像又不像自己写的,有先锋派的味道。

  《出神状态》被刊登在《小说界》,那一期的主题是“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出神状态》讲述了“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你决定步行去上海图书馆还书”的故事。在文章结尾,作者加了一段注释:“带*号楷体字部分为AI程序通过深度学习作者风格创作而成,未经人工修改。”

  记者看到,“带*号楷体字”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身旁那尊著名的铜像”开口说的话,一部分是“落叶、垃圾桶、台阶上的鸟粪、电线杆上涂鸦”等事物的独唱、轮唱、合唱内容,缺乏逻辑,如“游戏极度发烫,并没有任何神秘、宗教、并不携带的人,甚至慷慨地变成彼此,是世界传递的一块,足以改变个体病毒凝固的美感”,“狂风充满赤裸的边缘,他隐藏着运动意识中的房间,动画暗下,构成整个生命,薄膜拉开了注意力,你露出黑色眼睛,苍白的皮肤如沉睡般充满床上,数百个闪电,又缓慢地开始一阵厌恶……”

  对此,有人说“AI更喜欢读科幻,很合理”,也有人说“细思极恐”。走走也说:“想象在黑箱中,两个AI相认的那一刻,是不是该说:AI的归AI,文学的归文学?——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那AI对文学写作到底会带来哪些影响?早在2017年,微软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就出版了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去年,美国一位小说家还用AI创作了小说《The Road》,但结果却并不令这位作家满意,“这是一个非常不完美的文档,只是一个快速原型项目。我不认为这是一部人类小说,或任何类似小说的东西”。

  创新工场CTO王咏在最近的一次讲座中也提到,如今的AI写作,只是在学习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做的一种浅层模仿,“尽管写出来的句子最初看过去非常相似,但是,多读一些,就很容易识别出哪些是机器写的,哪些是人写的。机器写的句子往往在50字、100字以内让人惊讶,但是把长度扩展到200字、500字时,涉及句与句、段与段之间的关系时,就会让读者感觉莫名其妙,像小学生写的。”

  走走说,只要人工智能还没办法甄别语言的好坏,就还没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古老的行业,“但人类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比如,如何认识人类在这些判断之下的位置,如何在AI高速发展的时候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如何理解甚至参与创造AI的写作伦理……”(记者石晓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聊天机器人你了解它有多少聊天机器人你了解它有多少
推进人工智能和建筑机器人融合实现推进人工智能和建筑机器人融合实现
人工智能机器人帝聪会有什么秘密人工智能机器人帝聪会有什么秘密
机器人库早报调查显示:欧盟40%的人机器人库早报调查显示:欧盟40%的人
报告:欧洲有40%的初创公司是报告:欧洲有40%的初创公司是
节后西安人才市场供需两旺 5G 人工智节后西安人才市场供需两旺 5G 人工智
江苏哈工智能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关江苏哈工智能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关
人工智能机器人它害怕鬼吗?人工智能机器人它害怕鬼吗?
人工智能机器人有哪些部件人工智能机器人有哪些部件
杨国强:促进城乡融合发展、加快人杨国强:促进城乡融合发展、加快人